走出散小弱困局 小土豆种出大名堂

法库县广播电视台 刘迅2019-07-16 11:33
浏览

  走出散小弱困局,松杉村让企业、合作社、农民手挽手——
  小土豆种出了大名堂(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·脱贫攻坚乡村行)

  “没想到这土豆还真变成了‘金豆’!”松杉村村支书曾正江话语里难掩惊喜。

  松杉村,坐落于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靖安镇。“山连山,坡连坡,巴掌地里种土豆”,曾是村里土豆产业的真实写照。因为对接不上大市场,种出了土豆换不来钱,松杉村一直戴着贫困帽。到2017年初,全村755户还有475户贫困户

  变化发生在这两年。依托村里的合作社,招来了龙头大企业,合作社、企业和贫困户抱成团结成链,小土豆种出了大名堂。

 

  靠一家一户经营脱贫产业,难

  我们到罗文林家时,晨雾还没散,太阳躲在云层后面。

  罗文林的妻子何俊焕已经在家门口忙开了。锄头、耙子、地膜、农家肥、复合肥……左一包右一袋,把小四轮车的后车斗装了个满满当当。

  手里忙着,嘴上也没停,何俊焕一遍遍地催着罗文林赶紧下地,“地里的活计不等人哩。”

  罗家是村里的贫困户。38岁的罗文林,土豆种了20多年。不躲懒,不惜力,为啥“老把式”还过着穷日子?

  罗文林叹了口气:“就家里零零散散的七八亩地,年成好时也谈不上啥效益,更别提年成不好的时候了。”

  一家一户单打独斗的种植方式,带来的还不只是经营效益差。

  投入不科学。

  贫困户孔令军家的8亩地分在四五个山头。“这产量是一年不如一年,土豆表面还坑坑洼洼。根本卖不出去,只能自己吃。”

  明白人指点他,种土豆得买原种、用配方肥。他却说,“自家留下种子不就行了,原种5毛钱一颗,哪来那么多闲钱?前两年,肥料我可没少买,尿素、钾肥买了一堆,每样都在地里撒了不少,可土豆也没见啥起色。”

  产品难销售。

  曾经,对孔令军来说,卖土豆唯一的方式就是用麻袋装起,背到镇里的集市上。

  顾客成堆买、论袋拿都行。一天坐下来,一斤也就合算个三五毛,连成本都盖不上,更别提增收了。一家四口在夯土房里一住就是20多年。

  供需难对接。

  前两年,达利食品集团在贵州的分厂来松杉村谈土豆收购生意。对方想要淀粉含量较高的“合作88号”,需求量还不小。可各家各户五花八门的品种里,却偏偏没有这个。送上门来的市场机遇就这样错过了。

  村里家家户户种土豆的难,曾正江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“都说我们村的地适合种土豆,可资源再好,经营不好,也白搭。”

  被经营规模“散、小、弱”困扰的松杉村,要想靠土豆产业脱贫,迫切需要走出一条新路。

  农资有人供,市场有人找,农民种上了放心田

  一家一户规模小,就组织起来闯市场。

  “办个合作社,既有财政奖补,又有金融支持,还能申请项目补贴,特别给力。”有好政策保驾护航,曾正树做了村里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人,发起成立了树旭种植专业合作社。

  分散的小农户组织了起来。随后,昭通市瑞景农业技术有限公司、昭通市千和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等5家企业先后进驻松杉。龙头企业跑销售、合作社管经营,从田头到市场,产业链条环环相扣,小农户们一下种上了放心田。

  曾正树说:“肩上担子重哩,125户村民跟着我一起干,贫困户就85户。他们只管一心一意种,农资我来买,市场我来找。”

  他分析市场:“北方的商品薯种植规模大、机械化率高,运过来卖4角钱一斤都不亏,我们这地块小,人工成本高,没法跟人家竞争,只能错位发展,向种薯‘进军’。”曾正树把流转来的800亩地做了品种细分,450亩扩繁种薯,留了350亩种植商品薯。

  2017年,踏准了种薯行情好,3500元一吨的价格比商品薯高出近一倍。“还是抱团力量大!”跟着他干的贫困户一下子看到了“单打独斗”变“集团作战”的好处。

  一直等到天擦黑,才把孔令军两口子从地里等回来。

  “又去基地种土豆了,公司的车刚把我们送回来。”孔令军口中的基地,就是瑞景公司在村里建的种薯扩繁基地。

  2017年,看中村里种植土豆的资源优势,瑞景公司来到松杉。通过村集体流转了520亩土地,还吸纳村民到基地务工,“贫困户我们优先考虑。”公司总经理李姝柃说。

  跟着公司干有啥好处?孔令军讲:“收入肯定增加了噻,一年咋说也能多上个四五千元。”细细算账,增收来源有三个:其一,土地流转费,每亩150元;其二,务工收入,他一天80元,妻子能挣上75元;其三,分红收入,按相关政策,孔令军家可以获得4000元产业扶持资金,入股瑞景公司,按照20%的比例享受三年分红,三年后拿回本金。

  增收有了谱,孔令军盖新房的计划又提上了日程。这几天,工程队正帮他家夯地基。“今年肯定能住上。”他笑着说。